当前位置:首页 > 日照好家风 > 文章作品

【日照好家风】“国家培养了咱,咱就得好好干!”

稿件来源:日照市纪委监委网站 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2-18 10:21       浏览的次数:3790

我家祖祖辈辈都是沂蒙老区的农民,父母大字不识一个。母亲因病早逝,哥、姐成家后,我便与父亲相依为命。

1981年,我考上县里唯一的重点中学——临沭一中,开始了三年的高中生活。那时我的一日三餐都是白开水、地瓜干煎饼、咸菜。而这些,却也是家人从口里一点一点省出来,留给我的。

更为困难的是,我每周回家,来回要步行50多里路,途中还得横渡沭河,那时还没有方便过河的桥,只有几只船摆渡。沭河水流季节性强,春秋冬三季水浅面窄,可以涉水渡过,但秋冬季节水凉刺骨,过河后走到学校小腿还是扎凉;夏季河水面宽流急,必须会游泳才能横渡。周六下午放学后,从县城走到沭河东岸渡口往往已是黄昏。遇到夏季河水猛涨,摆渡人回家,我就一手举着衣物书本,一手拨浪游过河,有时被水冲到一里远才艰难上岸。

对此,好多次我有了退学的想法。父亲知道后,一瞪眼:“国家培养了咱,咱就得好好干!想退学,没门!”。我畏惧父亲的严厉,咬牙坚持到底。而我们那一级的学生,不少因为这样那样的困难没有完成学业。那时全县教师资源奇缺,能选拔6个高中班集中教育实属不易。父亲说是国家培养了我,后来我才真正明白其中的道理。

考上中专后,我带着父亲的那句叮咛去济南求学。每学期归来,父亲首先问的就是在学校干得怎样?我就把学校每月十几元的奖学金攒起来一起摆在他面前,并说明奖学金的评比发放,实际上就是告诉父亲,我在学校好好干了。可父亲却有些诚惶诚恐:“国家花钱培养咱学习,咋还倒给咱钱?你可得好好记着,将来好好给国家干啊!”父亲说完这些话,一脸感激和崇敬。要知道,那时十几元奖学金,是他在家里苦干一个月,也不一定挣得来的!

1987年毕业后,我分配到临沂地区公路局。当我第一次把近百元的工资交给父亲时,他慢慢拿起来,欣喜看了很久,然后很严肃地嘱咐道:“刚上班就发这么多钱,国家没亏待咱,咱一定要好好干啊!”

89年春天,我被临沂地区公路局评为“新长征突击手”。这也是我们家族第一个受到政府表彰的人。不识字的父亲捧着荣誉证书,正着倒着看了许久,点头称赞道:“这小子,干得不错!”

1990年,我调入日照港工作。记得父亲第一次来日照,就给我上了生动的一课。我家有时馒头、煎饼吃剩下了,又温过还吃不了的,往往习惯性地倒掉。有次上班回家,发现被我扔掉的馒头居然被父亲捡回来,放在院子里晾晒。我问父亲晒了干啥,他说可以拿回家喂鸡!我说,你这么干人家会说咱闲话。父亲突然翻脸:“你忘了自己是怎么上高中的?才吃几天国库粮?咱永远都是农民出身,干好了也不能忘本!”听得我汗颜。

“国家培养了咱,咱就得好好干!”——父亲的叮咛一直激励着我。200310月我被山东省消防总队授予“全省优秀消防科技工作者”荣誉称号。父亲听说后,甚是欣喜,亲自召集全家人,破例到村里饭店订了酒席摆宴庆贺。吃饭前父亲说:看到了吧,只要把活干好,国家不会亏待咱!

20062月,父亲因病去世。临终前,父亲叮嘱我的还是那句话:咱要好好干!

(李晓明 市港航公安局)

中共日照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日照市监察委员会 版权所有 鲁ICP备15000873号-1 技术支持:至信科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