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日照好家风 > 文章作品

【日照好家风】一曲弦歌随风起

稿件来源:日照市纪委监委网站 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1-17 15:36       浏览的次数:6436

我的老家,在莒国古城东南不远处,是一个很不起眼的小村庄,村前有一条很不起眼的小河。

但正是在这条不起眼的小河里,竟然出土了中国最古老的日月山图形文字:“旦”字。

这是一个了不起的考古发现。

在我爷爷看来,这个发现仿佛与他有一些渊源。因为基于对文字和文化的敏感,作为这方水土养育出的位数不多的私塾先生之一,他总觉得自己身上多了一份神秘的使命感。

爷爷喜欢戏曲。每到黄昏时分,一把京胡在他手里变成了伊伊呀呀的唱腔,随着袅袅炊烟而起,弥漫了整个村庄,在几个同好的叫好声中,送走了一个个渐渐昏暗的傍晚,把人们纷纷送入甜蜜的梦乡……

爷爷爱好书法,写一手漂亮的字,字体古拙大气,用墨饱满丰润,韵味十足,意味悠长。每年临近春节,爷爷家便热闹起来,街坊四邻都纷纷前来求写春联。爷爷总是慨然应允。我们几个孩子往往便成了他的好帮手,满满的一屋子和整整一天井铺满了红艳艳的春色……

爷爷熟读古书,有一肚子的国学故事。记得小时候,他教我们背诵三字经、古典诗词曲赋,他摇头晃脑,声调抑扬顿挫,在我们看来十分好笑,他却十分陶醉的样子。

爷爷为人好善,对看不顺眼的事,总要说上几句,评论一番。因为肚子里有墨水,说起话来讲究无一字没有来处,引经据典,有理有据,为十里乡邻所敬重。再胡搅蛮缠的人家,即使是不孝儿女、撒泼婆媳,总经不起爷爷的训斥和说理。他训人教人善于讲究方式方法,总能找到问题的突破口,让人听进去道理,最终被他折服。

作为老私塾,爷爷俨然就是一个老学究,他对待学问严谨深入,字斟句酌,不肯放过一点细微错处。在人们看来,有时不免显得有些迂腐。比如,有人请教他学问上的事情,他总是一板一眼地认真回答,不管人家愿意不愿意继续听下去,他总是把该讲的讲明白了,把自己知道的讲彻底了,才肯罢休。还有一次,写春联,写到“忠厚传家远”时,有个孩子把“远”字读成了二声“原”字,爷爷听见了,十分不安,觉得自己作为私塾先生没有教好学生,没有尽到授业解惑的义务,满街追着那个孩子,非要讲明白这个字的正确写法、读音和含义。

爷爷最有一怕,不经人夸。有人夸他是这十里八乡的文化人、大能人,他却板着脸愤愤而去。他时常告诫家人,不要听那些浮夸的话,因为那些巧言令色往往会不知不觉中击垮一个人。村里人说他是怪人,待人接物不斤斤计较。在村里乡下,人们往往为出一口气,争一点面子,点鸡毛蒜皮的事也能惹起泼天纷争,有时甚至打得不可开交。每当与村民发生纷争时,爷爷总是表现得对身边的物件毫不在意,看得很淡,人家反而不好意思和他计较了。

爷爷常常说:“做人要诚实正直,大气随和;做事要仔细认真,不敢妄为。”

我父亲兄妹四人,在爷爷的言传身教下,都变得待人宽厚,对事不怒不争。父亲和姑姑在家务农,本本分分,与人为善,两个叔叔在城市上班,专心业务,均有所建树。而我兄妹六人,弟弟妹妹们都考取了名牌大学。村里人都说是爷爷教得好。

是啊,爷爷一辈子做高雅学问,又不脱离乡俗,不清高,不自大,不计较,不做作,坚毅正直,为人和善,这些品质直接或间接地影响着我们。

每当黄昏的时候,望着西下的斜阳,我总想起我的爷爷,想起那个遥远的村落,总有一种莫名的感觉,象一曲弦歌正在随风而起…… 

(五莲县烟草公司  吴卫东)


中共日照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日照市监察委员会 版权所有 鲁ICP备15000873号-1 技术支持:至信科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