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日照好家风 > 文章作品

【日照好家风】姥姥的三轮车

稿件来源:日照市纪委监委网站 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1-09 09:00       浏览的次数:6064

姥姥有辆形影不离的三轮车。

这车还是姥爷在世的时候买的,因为常年骑,车上的牌子已经模糊不清了,走起路来还吱吱呀呀地响,可就是这辆破旧的三轮车成了我童年的“玩伴”。

都说会骑自行车就不会骑三轮车,我可不信,小时候一到姥姥家,我就把它推出来骑,它的车头硬,不好把控方向,但即便如此,我还是大胆地载着表弟表妹们,一路高歌向田野奔去。“姥姥快看,我会骑三轮啦!”回来时我总是骄傲地向姥姥“求表扬”。

贫困年代 三轮车承载着对美好生活的希望

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那时吃饱穿暖都成问题,姥姥家有五个孩子,生活的压力可想而知。

作为家里唯一的壮劳力,姥爷一直在生产队耕地,黄牛拉犁,鞭起鞭落,一声声吆喝声后,留下一排排隆起的黄土……而姥姥既要照看家,也要到生产队挣公分,常常每天天不亮就要起床做饭、喂牲畜,劳作了一天,晚上回家还要缝缝补补、照顾年幼的儿女。日子虽然艰辛又坎坷,但一家人在一起,总是温暖的,也盼来了苦尽甘来的时刻。

“终于有俺们自己的地了!”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,姥姥一家分了10多亩地,姥爷、姥姥都高兴地落下泪来。

有了地,就有了希望。一家人没日没夜地在地里忙活着,虽然辛苦,但总不觉得累,全身有使不完的劲儿。

后来,日子慢慢好起来了。为了拉运粮食更加便利些,家里有了想买辆农用车的想法。姥姥姥爷省吃俭用,一块钱一毛钱的攒着,花了整整180块钱,买了现在的这辆三轮车。这那个打工每天只能挣几块钱的年代,这可真算是辆“豪车”了。看着这个家里最为贵重的“奢侈品”, 姥姥笑得合不拢嘴,一天得上上下下、里里外外地擦拭好几遍,甭提有多上心了。

现在想来,这辆三轮车不仅给我们带了生产生活上的便利,也承载着全家人对美好生活的希望。从此,我们的生活也驶入了“奔小康”的快车道。

奋斗年代  三轮车见证着姥姥一辈子的辛劳

到了90年代,吃饱饭已不成问题,但家里的农活儿还是不少,姥姥更是闲不住,可谓“刚放下笤帚,又摸起扫帚”。

而这辆“多功能”的三轮车,被姥姥用到了极致。她每天骑车到菜园子里种菜、到林子里拾柴、去邻村拉水……家里家外地忙个不停。

姥姥家的菜种类最全、长得最好,油菜、菠菜、苦菜、大白菜……一年四季,菜园里从不缺少绿色。每次摘完菜,各种各样的新鲜蔬菜填满了车斗,路上姥姥总不忘给老张家送一把,给老李家分几棵。

“你姥姥人勤快,心眼也好!”谈起姥姥,左邻右舍无人不夸。

秋天的树叶刚落,姥姥就骑上了她的三轮车去拾柴火了。哪里柴多,哪里好拾,哪里人少,姥姥最清楚了。东边搂草、西边拾树枝子,弯腰、直起、蹲下……半天时间,便满载而归。儿女给她买了煤球,她舍不得用。

“还是柴火好烧,做的饭菜也香。”姥姥总是这样解释。寒冬时节,柴火剁成一截截,一堆堆都码好,烧火做饭,三九天里也藏着温暖。

前几年,家里的井水碱性大没法喝,姥姥便带上水桶,骑上三轮车到邻村水井打水。一扁担甩下去,传来清脆的响声,不一会儿,盛满水的铁皮桶颤颤悠悠地露出井面,“1、2、3”用力,姥姥一点点收绳子,把桶提溜上来,送到三轮车上。提着水桶,她的肩膀一高一低,而水总是“不听话”地往外撒,留在地上两条长长的水线,我则小跑着跟在后面,听着车斗和铁桶“吱扭吱扭”的摩擦声,一路蹦蹦跳跳回家去。

姥姥三轮车的足迹踏遍了村里的沟沟坎坎、角角落落,见证了她一辈子的辛劳。而夕阳、水车和那“吱扭吱扭”声……而我童年时光的美好记忆就这样被定格那里。

新时代  三轮车传承着姥姥的期望

现在,生活条件越来越好了,姥姥的晚年生活衣食无忧,晚辈们也都很孝顺,一有空就陪着姥姥,变着法的哄她开心。

已是83岁高龄的姥姥,腰虽然弯得厉害,走路也有些吃力,但无论走哪儿还都要推上她的三轮车。儿女们怕不安全不让她骑,她却怎么都不答应,“我身子还好着哩!”姥姥有时候真有点“顽固”。我知道,三轮车已成为姥姥的依靠。

“现在超市什么菜都有,想吃啥我们就买啥,饭也不用您做,自来水也送到家了,路上车多太不安全了。”终于,去年春天,舅舅把姥姥的三轮车“没收”了。

“多少活儿等着我呢,闲着怎么行啊!”姥姥忙碌的脚步停不下,劝也劝不住。

姥姥一辈子不会讲什么大道理,但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“人一辈子呀,就得踏踏实实的干。”我知道,这是姥姥对我们的要求,也是对我们的期望。

如今,三轮车已“光荣退休”,但姥姥勤劳能干、善良质朴的品格依旧在我们后辈间传承着……

(岚山区纪委宣传部 申彦阳)


中共日照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日照市监察委员会 版权所有 鲁ICP备15000873号-1 技术支持:至信科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