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日照好家风 > 文章作品

【日照好家风】等待……

稿件来源:日照市纪委监委网站 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18-12-29 10:25       浏览的次数:3493

时间的洪流总是无情地冲刷着一切。

儿时的许多事情,如今早已淡忘。而有些事情,从来就没有被时光带走过,反而在岁月的洗礼下更加熠熠发光……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老家的镇子上就有了集市。我只知道,奶奶会经常扳着指头数算着逢五挂零的日子,然后笑着对我说快了,再过一两天又逢集啦。

一到逢集那天,奶奶便会早早起床,去自家的菜园里摘些豆角、茄子、西红柿等新鲜蔬菜拿到几里外的集市上去卖,换些零花钱来添补家用。往往是天才蒙蒙亮,奶奶便叫醒和催促着很不情愿的我抓紧起床赶路。

去集市的路并不好走,羊肠小道两边尽是丛生的杂草。无法躲闪的露珠,在晨光的照耀下,发出微弱而明亮的光芒,象一颗颗被风吹碎了的小月亮,不经意地打湿了我和奶奶的裤脚,凉凉的,让人有些不适,却也有一些快意。但是对于年逾花甲的奶奶来说,挑着一担蔬菜行走在这些曲曲折折的山间小道上,颇有些吃力。

终于到了集市。

此时的奶奶已经气喘吁吁。她总是会挑一些在我看来很不起眼的街道角落,铺上一块干净的粗布,然后再把带来的新鲜蔬菜小心而整齐地一样一样地摆放在上面,静静地等待着前来寻价的人们。

“奶奶,你为什么总挑这种偏僻的角落摆摊呀?这种地方人少,什么时候才能卖出去啊!为什么不往大路中心挪挪?那样更能引起人们的注意。”我疑惑地问道。

“怎么能在路上卖东西呢,那样就会挡着人家赶集了。”奶奶说罢还提醒我往路边站站,“别挡着人家”。

有一次,我记得是个夏天,蝉鸣不止,骄阳如火。好不容易捱到带来的菜全部卖完了,但奶奶并没有起身返回的意思。

“奶奶,集市都快散了,我们怎么还不回家啊?”我着急地问。

“我记着有一个老人买了豆角,付了钱忘了拿,就走了。我把菜放到衣服底下盖着,还新鲜着呢!咱得等人家回来取才行。”奶奶边说边站起身,四处张望,却又失望地坐在担子上,扇乎着手,似乎能带来一些凉意。

就这样,大集上的人们开始渐渐散去。我和奶奶还在一直守着孤零零的一扎菜,等待着那个买豆角的老人回来。

可是,

一等,不来;

二等,不来;

三等,还是不见踪影……

“不就是把豆角嘛,也许人家早就忘记了,这么热的天,也许想起来也不会回来拿了,我们何必还要守在这里苦苦等待呢?”小小的我,心里充满了疑惑。

奶奶什么也没说,但我能感受到她同样急切的眼神。

终于,日影西斜。在集市即将散尽的时候,有两位老人结伴而来。奶奶大老远地就象见了久别的亲人,殷切而笑盈盈地把菜递到了她们的手里,没有一句抱怨的话,让对方颇有些意外而感激。

“做人就是要讲诚信。”在回家的路上,奶奶喃喃自语,又仿佛试图打消我不满的情绪,“既然人家付过钱了,咱就得等着人家回来,把东西交给人家才行。”

那时候的我,哪里听得进去这些道理!只是一肚子的气,一肚子的不合时宜!致使很长时间内,我再也没有陪奶奶出过摊。

如今奶奶早已不再出摊了。既使我主动和她谈起当年的事,她也早已经忘记了。

反倒是我,在时光的催促下,一而再地反刍儿时的事,每每感慨万千,自叹年少不经事。以致于在以后的日子里,每当就要失去耐心的时候,每当试图糊弄过去的时候,每当即将失信于人的时候,我总会不由自主地想起奶奶,想起那次烈日下的等待……

(市土地发展集团 张圆圆)


中共日照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日照市监察委员会 版权所有 鲁ICP备15000873号-1 技术支持:至信科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