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日照好家风 > 文章作品

【日照好家风】拥抱妈妈

稿件来源:日照纪委 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18-11-09 09:42       浏览的次数:124

小时候,我基本是跟着妈妈长大的。那是六十年代末,爸爸大学毕业分配到大西北,我刚出生,就随着妈妈从日照到了西北,黄土高坡,甘肃的一个穷困县。

妈妈初到西北,语言不通,饭也不会做,很不适应。但她很坚强,从一点一滴开始,做饭,针线活,种地,教书,挑水,修剪果树,卖苹果,慢慢地什么都学会了。

五岁的时候,有一天,我跟着妈妈去老远的自留地里种地,那时候每个人都分一小块地,种点菜自己吃。种完差不多黑天了,我抱着一个五斤多的大南瓜,一路小跑着,往家里走。走着走着,突然看不到妈妈了,我正在一个山沟里休息,不知道往哪走。这时候妈妈返回来了,她很担心,因为西北有很多狼,把她吓坏了。她看到我坐在南瓜上,就开心地笑了。

上小学的时候,我调皮呀。有一次,嘴里含着图钉玩,一个不小心,图钉咽下去卡在嗓子眼里了。那个疼啊,又不敢说,又不敢哭,眼泪在眼眶里打转,哗哗地掉。妈妈背着我,跑几十里地,去看医生。医生也没好办法,就建议,让我吃点菜,把图钉带下去。妈妈又背着我去了商店,花六毛钱买了四块点心,那时候一年也吃不到白面馒头,吃点心真是一个梦想啊。我太馋了,几口吃下去,图钉也下去了。随后几天,妈妈每天都要检查我的大便。第三天,在里面发现了一个生锈的图钉,她这才放心。

上初中的时候,我开始锄地,种树,劈柴,挑水。我个子小,肩膀窄,力气也不大,但我能够坚持。我带着小我两岁的弟弟,脱光衣服上山砍柴,背都晒红了,曝一层皮。有时候,我们也在院子里,把伐来的树桩劈成小块,累了就坐在柴垛上唱歌。

妈妈从来没打过我,无论我犯了什么错误,她总是会包容我。有时候实在生气了,就把手高高地举起,轻轻地落在我屁股上。

妈妈经常夸我,我也没有让她失望。从上高中开始,每年我都能考全班第一,三好学生,全省优秀的学生干部,呵呵。高考,我考了全县第一,妈妈那个高兴就不用说了。

在大学里,妈妈每周都要写信给我。我也会按时写信给她,记得第一年回家的时候,坐在火车上,车箱里传来费翔唱的《故乡的云》:“……踏著沉重的脚步,归乡路是那么漫长,当身边的微风轻轻吹起,吹来故乡泥土的芳香,归来吧归来哟,浪迹天涯的游子……”,那时候,我想妈妈,眼泪默默地流了满脸。

大学毕业,我没想留在学校任教。我想回老家,这样,我才可以接爸爸妈妈回山东。

1994年,有一个很好的机会可以调往济南工作。虽然这对我今后的发展非常有利,可我还是选择了留在日照。因为我知道,如果我选择离开日照,妈妈就失去了回老家的机会。

1996年,爸爸妈妈退休了。他们在西北奉献了三十多年,终于可以回到山东老家了。

我曾是一个消防兵,军人,以服从命令为天职。但我仍然养成了一个习惯,每个周,只要不出差,不值班,不出火警,我都会去看妈妈。进门,我会给她一个拥抱,给她一个吻。每逢这时,妈妈都会露出幸福的微笑。

我要是出差在外,每周也会给她老人家打个电话,报报平安,让她放心。我知道,不管我在哪里,妈妈始终会牵挂我的。

妈妈是很传统的山东人,她一直要求我,不要沾别人的便宜,做人要厚道。宁可别人负我,我不能负别人。我想,这些教诲对我而言,比什么礼物都重要。

2009年,妈妈去威海做手术。我心疼,我为妈妈争取了最好的条件,单间,我天天睡在她的旁边照料她,大小便我都亲自处理。妈妈有时候不好意思,我就半开玩笑地告诉她:妈妈,小时候你一把屎一把尿地把我拉扯大,你嫌过我吗?妈妈,是天下最伟大的称呼,让妈妈开心,妈妈的幸福,是我们当孩子最大的幸福。

在老家的时候,我仍然会每周去看望妈妈,给她一个拥抱,给她一个吻。后来,在外地工作,我也尽量多回去看她,拥抱妈妈,陪她聊天,回忆过去。有时候实在太忙了,就想办法把妈妈接来住一段儿。

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晖。妈妈的恩,做子女的永远报答不完。

(许传升)


中共日照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日照市监察委员会 版权所有 鲁ICP备15000873号 技术支持:至信科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