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日照好家风 > 文章作品

【日照好家风】最是俗语敲打人

稿件来源:日照市纪委监委网站 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18-09-18 18:07       浏览的次数:674

“肚子里没几滴墨水,我小学没毕业就给村里放牛挣工分去了。”这是父亲常常调侃自己的话。

因为不识几个字,没法给我们姐弟俩辅导功课,父亲到现在还不时地感到十分遗憾。然而我们姐弟俩却不这么认为,虽然我家没有文绉绉的家书或者家训,但父亲在林间小道上出的那一道道谜题,在老树下哼的那一曲曲小调,在饭桌旁说的那一句句俗语,都给少时的我在心灵上平添了几抹智慧光芒和文化色彩。特别是他常常念叨的那几句耐人寻味的俗语,更是经常敲打着我的心,让人回味无穷。

“不要一瓶子不满,半瓶子咣当”。求学时,我仗着自己天生几分冰雪聪明,在学习上颇有几分不求甚解,悠哉度日。虽擅长语文但并不深入,虽成绩尚可但又不突出,更兼偏科严重,整体排名班级一般。父亲见我生性如此粗疏,便经常时不时地敲打我,最爱用的就是这句俗语。当时不觉有何深意,但是后来逐渐品出个中三昧。少时的我自视清高,疏狂放浪,高谈阔论,唯我独尊,经常人前人后口若悬河,滔滔不绝如长江之水,仿佛对天下事无所不知无所不晓。现在回头看来,真个是“半瓶子咣当”。因此,再遇到事,我经常记起父亲的话,总是告诫自己不要眼高手低,不要作风飘浮,要脚踏实地,一步一个脚印,真抓实干、做细做实,不图虚名、不务虚功,稳扎稳打、步步为营,先把“一瓶子水灌满”,再谈其它。

“天上饿不死禽,地上饿不死人”。记得那年临近高考,压力越来越大,总感觉自己无论怎么努力,成绩也不见起色,仿佛练功时被封闭了任督二脉,只能眼睁睁看着成绩下滑,排名渐后。沮丧,无奈,失望,但又不肯放过自己,于是再绷紧弦努力再努力,如此往复,总是疲惫不堪,痛苦不堪。父亲看在眼里,悠然神来这么一句,意思是人的一生出路很多,不见得除了高考别无他门。我知道这是父亲在心疼我,在开导我,试图以此来减轻我的心理负担。他的话经常在耳边回响,不知不觉中生了奇效,提振精神。即使是到现在,我仍然从中受益:凡事天无绝人之路。无论遇到什么坎坷,无论遭遇什么磨难,只要能找对方法、综合施策,树立信心,一定会有解决的办法。

“挣仨花俩”。对理财,我一直不在行,总是大手大脚,不懂得节俭,工作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是“月光族”。看到我这样,父亲再次祭出他的俗语“法宝”,告诫我起码还是要做到“挣仨花俩”的嘛。即不用刻意攒钱,别太抠门;也不要太放纵,不留后手,所谓“丰年防荒年”。正是这句俗语让我学会了基本的理财道理,懂得了在“不亏欠当下”的前提下,为未来积蓄,而不是浑浑噩噩,得过且过。理财如此,于工作、于生活、于做人、于做事亦是如此。靠七分打拼,存二分克制,留一分后路,方得十分自在。凡事预则立、不预则废,给自己的人生订立一个长期目标,引领自己不断“积蓄”能量,才能有能力面对人生路上的各种风险和挑战,才能在这风起云涌的新时代,承担起自己对家人、对社会、对国家该担负的那份责任。

父亲虽然“肚子里没有多少墨水”,但那一句句饱含智慧的俗语,像一盏盏明灯照亮我前行的方向,像一阵阵春风不断抚慰我人生路上的彷徨,它们就是我家最宝贵的家风家训。如果说将来有什么可以留给后人的,我一定会父亲一样,经常用那些饱经岁月的一句句俗语,不断敲打他们的心灵。

日照第四小学 赵文丽

中共日照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日照市监察委员会 版权所有 鲁ICP备15000873号 技术支持:至信科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