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日照好家风 > 文章作品

【日照好家风】父亲的耳光

稿件来源:日照市纪委监委网站 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18-03-05 17:27       浏览的次数:2563

啪!一个耳光下去,脸上火辣辣地疼,泪水顿时涌了出来。我难过极了,可又不敢出声,因为我有错。

现在想来,也许是孩子的直觉与预感:那晚上的煤油灯好像生了一场大病,比平时黯淡好多。风从窗缝里钻进来,把火苗吹得躁动不安,忽明忽暗的屋子里感觉要有事情发生。

果不其然,那人来了。门不好,很难推开,所以他推门的动作很大,带进来的风差点把灯扑灭,我愤怒极了,狠狠地扔下筷子,不吃了。

那年我十岁,和其他同龄人一样,顽皮、固执,被父母无限地宠着。那时候的乡下很传统,家家户户都掌煤油灯。人们忙完一天的农活,吃个饭,抽袋烟,然后开始串门。串门的原因无非两个,一是聊聊一天的收成,二是节省,少用一点煤油。

可是,他不一样,他来借钱,他又来借钱!只听他低着头小声说道,“二哥我知道你也不宽裕,可是我实在没有办法了,二娃的学费还差好几十,孩子不能……”

没等他说完,我就绷不住了,起身走到他面前,狠狠地跺了跺脚,然后跑到我家唯一的橱子旁停了下来。我开始喘着粗气,挽起袖子,不停地推拉那个爷爷拉过的抽屉,拉开、推回,拉开、推回……动静非常大,以至于旁边的煤油灯都被吓得左摇右晃,就要灭了。

母亲从我的学费里拿出一些给了他,他低着头一口一个“会还你的、会还你的”走了。他走后,父亲狠狠地给了我一耳光……

我不记得后来我的学费是怎么凑齐的,但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一耳光——父亲唯一打我的一次,疼,很疼。现在想来还很疼。

那盏煤油灯亮了一晚上,昏昏暗暗的,整个屋子都跟着静了下来。父亲语重心长地对我说,“你记住,人都有困难的时候,人家有求于你就是对你的信任,你要义无反顾地帮助他,这是我们的家风。咱们家也跟别人借过钱,咱们家借钱的时候,人家的孩子没有像你……”

父亲没有再打过我,也没有对我说过同样的话,但他却用一生告诉我,人活着不能只顾自己,要相互帮助。后来家里条件好了,不再掌煤油灯,但是上门求助的还是会有,只要力所能及,父亲从来没含糊过。

时隔多年,我跟着父亲走了更远的路,帮了更多的人,我们的家风也跟着我们继续传承,一代又一代。我早已经忘了那一耳光的疼,但我依然记得那个昏暗的晚上,和那盏躁动不安的煤油灯。

(葛小明 五莲山旅游度假区)

中共日照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日照市监察委员会 版权所有 鲁ICP备15000873号 技术支持:至信科技